园区新闻
位置导航: 首页 >新闻中心 >园区新闻

喜马拉雅推出新款AI音箱「晓雅 Mini」,提供更适合儿童的语音智能交互功能

发布时间:2018-05-29

日前,喜马拉雅旗下AI产品晓雅Mini音箱在京东全款预售,首发价299元,首日当天销量破10000台,这款全新升级后的AI音箱主要面向 0-14 岁的儿童,晓雅Mini比小雅 AI 音箱体积要小不少,像是冰激凌被人拿勺子舀走了一大截,外观颇为可爱。


喜马拉雅出了款儿童AI音箱,想讲个什么故事?


比起卖硬件本身,做智能音箱的公司背后总是藏着别的可能性, 喜马拉雅想让邻家女孩“晓雅”给你家的小朋友讲故事,但它自己对AI音箱本身又有哪些想象力呢?


和大多数智能语音助手一样,它们的聊天心智也多停留在十几岁


微软小冰就是一位 14岁的少女,晓雅则将在新音箱中全面展示自己和小朋友胡扯,不对,是交心的聊天技能,包括天气问询、加减乘除、英语翻译等等。另外,其多个设备都能记得聊到哪儿、故事讲到哪儿的功能,也能增加小朋友对产品的亲切感。


可说到底儿童AI音箱是卖给爸爸、妈妈们的


据移动数据服务商极光的数据显示,喜马拉雅上20-24岁的用户占比最多达28.7%,总体来说用户年龄集中在20-32岁。这个年龄段的用户相对年轻,易于接受这种新型的互联网产品形式;一部分80后也处在结婚生孩子的当口,除了愿意为自己升职、增值而知识付费以外,也重视孩子的早期教育。


喜马拉雅则针对 0-14岁儿童做了内容优化和分类,提供覆盖儿童故事、胎教音乐、少儿英语、国学经典、课堂教材、科学探索、自然百科、历史读物等共计328类近1亿条音频内容。其中,有些内容已经很受家长和小朋友喜欢,比如《小猪佩奇全集》、《凯叔声律启蒙》、《蒙曼品唐诗》等等。


这是喜马拉雅发布的第二款智能音箱了


2017 年 6 月,喜马拉雅曾发布小雅 AI音箱。上一次,它兴许只是想拿到另一个内容付费的入口。那这次它找的更多是能够将内容变现的细分消费场景,特别是在经历了一轮知识付费浪潮后。喜马拉雅FM联席CEO余建军也曾表示,做音箱,不是为了卖硬件赚钱,而是想以此优化自己的服务。


智能音箱是一个新的消费场景


喜马拉雅优化的服务指的是如何分享音频。更直白点说,就是想办法让这些生产出来的音频内容赚钱。这很像商业分析师们讨论苹果智能音箱 Homepod时,更吸引人的不是音质,而是背后的战略。


Apple Music 订阅服务是苹果将 iPhone市场份额转化为智能音箱市场份额的桥梁。提高音箱音质,不过是说服你心甘情愿在挑选智能音箱时选择Homepod的手段。对喜马拉雅来说,付费音频本身才是商业逻辑的终点。卖AI音箱是为了制造新的消费场景,促成更多的付费收听。


2016年热钱迅速涌入知识付费,这个自媒体人的内容变现尝试,让音频平台看到了新的商业化可能。


2016年,积累了大量音频资源的综合平台,喜马拉雅迅速推出了123知识狂欢节,靠着《好好说话》等爆款的力量,收获了5088万元,确立行业地位。同年,罗振宇发布了“得到”APP,正式将战场从微信+视频变为图文+音频,并在“得到”APP上开辟众多图文+音频专栏,将讲座和专栏等知识内容录制成付费。知识付费初成气候。


毕竟,播客Facebook化那套路子暂时还没跑通。尽管听众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任何时候进行收听播客,但品牌们很难在播客规模化地投放广告。因为广告主们没法知道自己广告投放的效率如何——播客提供下载数据,但没人知道下载的播客别人有没有在听,或者广告是不是被跳过去了。喜马拉雅本身也更多在品牌广告上做尝试。这是另外一个赚钱的路子了。


热潮褪去,习惯了免费内容的中国互联网用户,开始尝试为优质内容掏钱。对喜马拉雅来说,现在要思考的可能是是如何更加细致地挖掘内容和用户需求。


给孩子讲故事是中产家长们的刚需


小雅AI音箱的竞争对手可能是天猫精灵、小米AI音箱、京东叮咚等国产智能音箱。但晓雅 Mini音箱面对则是儿童智能电脑、儿童智能机器人这类产品。他们看上的是同一种刚需:在忙碌的现代社会,替疲累的家长,陪孩子说话,给孩子讲故事。2017年中国纸质图书较去年增长14.55%,其中三分之一的增长来自少儿绘本。


喜马拉雅出了款儿童AI音箱,想讲个什么故事?


给孩子多讲故事的好处也在被不断验证


2014年左右,美国儿科学会(American Academy of Pediatrics)曾发布了一份政策声明,从婴儿出生时开始,所有的儿科初级护理应包括促进读写能力的内容。这意味着,照料婴幼儿的儿科医师应该习惯性地告诉家长,给孩子朗读十分重要。2015年8月《儿科学》期刊(Pediatrics)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表示,孩童在家听到故事越多,脑部活跃度越高。


虽然国内不少科技作者认为智能音箱是个不存在的需求。无论是其作为万物互联的入口,还是能够重新整理个人生活和信息的新方法。不过,从情感需求上来看,沉浸在手机刷屏焦虑中的你,的确需要一个新的出口。


最近一批儿童研究的学者则认为,对孩子来说,智能音箱可能是天然的防沉迷系统。


研究儿童与智能技术互动的康奈尔大学研究员Solace Shen表示,“使用语音设备与成人或其他孩子玩游戏时,不会让你专注于屏幕上,所以互动会鼓励你互相看对方,互相关注。这是这些语音系统的独特优势。如果它们的设计是正确的,它们可以不引人注目,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加入会话。”


而当需求和形式本身已经被认可时,喜马拉雅的优势便是自己的海量音频内容,以及平台对头部内容制作者的吸引力。


喜马拉雅的内容优势


这里说的内容有两种:一个是声音作为媒介本身,一个是喜马拉雅平台里的音频。


在科技播客IT公论做了大半年后,2014年主理人李如一写过一篇稿子《播客为什么又火了》。他提到两个观点,大致是音频广播比文字、图片更能直接诉诸情感,而人对互联网信息的需求也从信息量部分转移到了情感;20世纪初,留声机和收音机的出现和普及已经养成一种听觉文化,不需要再次培养。


麦克卢汉曾写道,"广播的潜意识深处,充满了部落号角……这个媒介有力量把心灵和社会转换成一个共鸣箱。"媒介之外,喜马拉雅得找到足够打动你的音频内容,或者说从现有内容中挖掘出新的消费需求和场景。目前,喜马拉雅已有累计用户4.7亿。它最初的内容主要来自PUGC(PGC+UGC+独家版权),为了巩固内容壁垒,喜马拉雅采用独家版权模式,如郭德纲相声就是如此。


今年1月,喜马拉雅还强化了这一模式,发布“万人十亿新声计划”,预计在未来一年内,投入十亿基金全面扶植音频内容创业者。同时,它还一次性发出包括郭德纲、杨澜、姚明、郝景芳、蒙曼、王耀庆等在内的20个超级IP。


另外,就像开头提到的,喜马拉雅为这次儿童AI音箱晓雅Mini 挖掘了儿童故事相关内容,并在手机应用中做了优先展示。问题是,知识付费热潮或者下一个消费场景中靠超级IP积累的人气,是否能慢慢转化成喜马拉雅本身的品牌形象,并带来流量?

点击: